北极圈-科技带来无限改变

科技带来
无限改变

从儿童脑瘫康复到神经康复,泊康医疗借助新一轮数千万融资布局康复新赛道

  去年下半年,泊康医疗的创始人成嘉源一直很忙,一边是康复项目发展势头良好,需要考虑未来新的扩展空间,另一边是连续与数十家投资机构沟通,“对康复领域感兴趣的机构不多,能看懂并愿意投资儿童脑瘫康复、神经康复的机构就更少。”

泊康医疗创始人成嘉源
泊康医疗创始人成嘉源

  去年底,在分子诊断、医疗服务及新药研发领域投了近20家创新企业的雅惠资本找了成嘉源,很快就完成了过会、入资等流程。“雅惠资本对神经康复领域很看好,也很认可我们这支团队,”成嘉源很感恩雅惠资本的信任,也希望能够借助资本的力量推进神经康复领域的标准化、连锁化,让更多的患者受益。

  儿童脑瘫康复:治好一个孩子也许就救了一个家庭

  从一名GSK负责神经康复领域的销售代表,到开始托管神经康复科室,再到成立儿童脑瘫康复医院,北大医学部的毕业生成嘉源一直浸淫在神经康复领域。

  在他的电脑里,保存了很多患者就诊前后的对比资料,经过正规的治疗,这些患者前后变化明显,“很多患者经过几个疗程,基本可以回归到正常的生活中去,比如走路变得正常了,手也正常了”。

  “这些孩子真的挺苦的,”在参加动脉网主办的基层医疗论坛期间,成嘉源与动脉网记者谈到为什么2010年就从药企出来做脑瘫康复,“很多孩子的父母被一些不正规的医院误导,花了钱还耽误了治疗。”

  在他们的核心团队里,都是认识很多年、互相信任的朋友,有十几年医院管理、运营的资深人士,也有康复领域全国知名的专家教授,还有来自世界顶尖医药企业的中层。

  “这个事情也许不能赚钱,但当看到孩子象正常人一样从我们这里离开,我们自己就很满足,”

  成嘉源说:“治好一个孩子也许就救了一个家庭。”

  中国有2.565亿儿童群体,儿童脑瘫发病率约在5‰左右,目前中国有约600万的脑瘫患者,预计未来十年还会新增100万,加上脑外伤、脑炎的后遗症以及周围神经的损伤,预计患者人数在1000万左右。

  每个患者每月2000-3000元,每年治疗费3万元计算,脑瘫患者治疗康复费用会达到接近2000亿,“对于部分患者家长而言,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成嘉源告诉记者,他们对于一些家境困难的患者往往都会减免一部分甚至全部医疗费用。

  北京地区仅数十张儿童康复科床位,医院治疗床位缺口大

  成嘉源认为,相较于成人康复而言,儿童康复的技术、管理难度更大,门槛较高,具备儿童康复功能的医疗机构严重缺乏。

  三甲医院更侧重急难症的治疗,康复科多由中医科或理疗科转型而来,对儿童康复认识和重视不足。且一般病人康复的周期长,需要3-6个月甚至1年的长时间住院,儿童康复的疾病甚至都需要终身康复,而公立医院床位紧缺,床位周转率对医院的服务提出考验。

  在北京,有真正意义上的儿童康复科的三甲医院只有三家,床位数在五六十张左右。

  目前民政部门和残联体系的服务机构,涵盖了多数残疾、半数以上重度患儿的康复服务,而民营儿童康复的机构多以教育和手法为主,基本上没有医疗牌照,医疗专家的缺口较大,在治疗方法上相较于医疗机构的临床介入限制性较大,通常只能通过物理治疗和心理干预等非创治疗方式,与医疗机构中的所能使用的综合治疗手段相比还有一定差距。

  泊康医疗的管理团队通过引入标准化的运营管理、规范化的诊疗流程、国内顶级的医疗专家团队,最终实现“可负担的、高质量的”医疗服务。

北极圈
分享: